<dl id="z0d61"></dl><sup id="z0d61"><noscript id="z0d61"></noscript></sup>
  • <sup id="z0d61"><menu id="z0d61"><small id="z0d61"></small></menu></sup> <div id="z0d61"></div>
  • <li id="z0d61"></li>
    <progress id="z0d61"><tr id="z0d61"></tr></progress>
  • <div id="z0d61"><s id="z0d61"></s></div>
    90%以上的研發機構設立在企業,90%以上的研發人員集中在企業,90%以上的研發資金來源于企業,90%以上的職務發明專利出自于企業……在廣東深圳,企業成為當之無愧的創新主體,而這與深圳構建新型政商關系,營造良好“軟環境”密不可分。 “有了親清政商關系,企業創新才會少了干擾,多了干勁。”在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主任陸健看來,政府支持企業革新技術、創新產品,就是支持和幫助深圳完成產業結構轉型升級,促進經濟健康快速發展。 面對面服務 辦事高效便捷、流程簡單透明,助力企業創新發展 “說到政商關系,很多人都把它和吃吃喝喝畫上等號。”陸健認為,實際上,政府與企業接觸的方式多種多樣,“面對面”服務是重要的形式。 維示泰克首席執行官陳文娟逢人便說她與深圳“一見鐘情”的故事。2010年底,她在深圳辦理留學歸國證明,只交了幾份簡單的材料,用了3分鐘時間就辦成了,“當時我就決定要留在深圳”。如今,維示泰克已研發出秒速450毫米、全球最快的桌面3D打印機。“創新是一場賽跑。高效便捷的服務、簡單透明的流程,對創新型企業格外重要。”陳文娟說。 2015年10月,郭濱剛結束10年旅日學習生活,來深圳創立了光科全息。該公司目前的辦公場所,位于政府提供的留學生創業園內,“申請沒費什么周折,租金還便宜”。 留學生創業園由深圳市政府2000年10月設立,孵化面積3.3萬平方米,旨在吸引海外留學人員回國創業、扶持留學生企業發展。園區不但有基礎設施,還有創業輔導、融資、人才引進等多種服務。在這里,走出了朗科、迅雷等數百家優秀企業。 服務由被動變主動,是拉近政企關系的重要一步。以深圳市地稅局為例,過去,企業享受優惠政策,必須自己提出申請,周期漫長、手續繁瑣。2013年開始,該局通過數據分析查找“應享優惠而實際未享”的納稅人,并有針對性地推送符合條件的政策提醒信息。“企業稅收負擔減輕了,就能投入更多資金和資源到研發當中,進一步激發創新活力。”地稅局工作人員表示。 據統計,2010年至2015年,深圳地稅累計減免各項稅收844億元,年均受惠企業近10萬戶次。 點對點關注 領導掛點服務、定期座談,協調解決企業發展難題 除了“面對面”,深圳在“點對點”關懷企業方面,也下了一番功夫。 今年5月,光啟科學在以色列特拉維夫成立孵化器,鋪開了其全球布局的藍圖。回憶創業過程,光啟科學董事會主席劉若鵬感慨:“光啟今天的發展,與深圳市政府6年來的幫助扶持密不可分。”2010年創立之初,為解決資金問題,深圳市財政為光啟安排了5000萬元設備經費,2011年又資助4000萬元項目經費和3000萬元建設經費,幫助光啟建成了6個重點實驗室。 “最初,因民辦科研機構的身份,我們需要支付高昂的設備進口稅。”劉若鵬說,深圳市財政委得知后,主動給他們想辦法。2013年,光啟獲得進口設備免稅的資格。“這為我們節約了很大一筆開支,讓資金能夠投入到更多項目的深度研發之中。” 如今,光啟已經成長為世界超材料領域的知名企業,在該領域擁有世界86%的專利,并在中國大陸、香港、澳大利亞擁有3家上市公司。 政府的個性化服務,同樣讓奧薩醫藥董事長、首席科學家徐希平難忘:當奧薩研制出降血壓、預防腦卒中新藥“依葉”時,深圳市政府“一路綠燈”。這使“依葉”僅用了1年時間,就完成了國家新藥投產上市的全部程序。“這既讓自主研發藥物能更早地造福老百姓,也讓我們可以憑借產品更快實現盈利,在市場上存活下來。” 截至2014年6月,深圳市級領導、各區掛點服務企業數量分別超過了千家。6月8日,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率隊調研騰訊公司,現場協調解決企業發展遇到的實際問題;5月4日,深圳市市長許勤來到中電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及中物功能材料研究院有限公司掛點服務…… 除了走訪調研,定期召集企業座談,也是加強政企互動的重要方式。“每年我們都有10場與政府部門的座談。”錢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劉超峰認為,這是企業與政府溝通、表達訴求的寶貴機會。“政府能解決的都會解決,實在有制度障礙、一時無法解決的也都會說明。大家坦誠相待,彼此都能理解。” 常態化交流 規范權力邊界、暢通溝通渠道,期待新型政商關系 “‘勾肩搭背’是過親而不清,‘談商色變’則是為撇清關系而疏遠,都沒有把握好政商關系的度。”陸健說,如果政府對企業退避三舍,社會創新、經濟發展必然會受到影響。而政商之間一旦“親密”過了頭,則可能產生違法亂紀現象。 在廣東鑫涌律師事務所律師許宜群看來,要形成健康的政商關系,必須規范權力的邊界。“把政府的權力嚴格關進籠子里,它將不會成為個人之間利益交換的籌碼。”他強調,政府權責清單制定的過程中,也需要多方參與,咨詢協商,充分考慮企業的觀點。 輕準入、重監督、多扶持、少干預,這是劉超峰對理想政商關系的期待。他表示,總被一些與業務關系不大的資格、手續絆住,希望政府能跟上企業創新的腳步。 “深圳依然缺乏一些覆蓋面廣的、常態化的政商溝通渠道。”許宜群說,這樣的渠道建設并非一朝一夕。劉超峰也提出,一年10場座談會,還是遠遠不夠。“透明、公開的溝通,把問題擺在陽光下,更有利于建立健康的政商關系。” 廣東省今年4月印發《關于推動構建新型政商關系的若干意見(試行)》,以開列正負面清單的方式規范政商交往,這為深圳提供了指導。 “創新意味著沒有先例可循。在這種情況下,政府的責任是顯而易見的。”羅湖區委黨校常務副校長曹維興認為,政府應該勇于擔當,給創新企業充分的機會。“過于謹小慎微,無疑會耽誤創新的時機,打擊企業的熱情。” 內容來源:《 人民日報 》( 2016年07月19日 11 版) 原文鏈接
      切換版本語言
    金彩app
    <dl id="z0d61"></dl><sup id="z0d61"><noscript id="z0d61"></noscript></sup>
  • <sup id="z0d61"><menu id="z0d61"><small id="z0d61"></small></menu></sup> <div id="z0d61"></div>
  • <li id="z0d61"></li>
    <progress id="z0d61"><tr id="z0d61"></tr></progress>
  • <div id="z0d61"><s id="z0d61"></s></div>
    <dl id="z0d61"></dl><sup id="z0d61"><noscript id="z0d61"></noscript></sup>
  • <sup id="z0d61"><menu id="z0d61"><small id="z0d61"></small></menu></sup> <div id="z0d61"></div>
  • <li id="z0d61"></li>
    <progress id="z0d61"><tr id="z0d61"></tr></progress>
  • <div id="z0d61"><s id="z0d61"></s></div>